无可奈何花落去(随笔)——朱卫民

将痛苦埋于笑里”是我的视线最终落到《谪仙记》整篇文章的最后一个标点时发出的感慨。如果将整篇文章比作是空中华丽绽放的一束烟花,那主人公李彤必然是那朵烟花中央最耀眼夺目的红光。然而李彤的耀眼并不仅限于她那一出场就和其他“三强”一同宛如一片红霞,能把上海龙华机场都照亮的大红旗袍,而还有她那始终如一的张扬不羁的个性,让她在最后沉命于威尼斯时浑身上下依旧散发着倔强的光芒。

整个故事发生在美国这一国外背景下,因此作为中国人的我来说,更能感受到在国外这种陌生的环境下,内心中对于文化的归属感的落空和无奈。首先,作品中的每个人物说话都习惯于夹带英文,与其说这是长年在英语环境下生活而养成的习惯,不如说是居住的海外的华人所做出的一定程度上的妥协,李彤也不例外。“四强”在旅居美国之前,在上海都是操着一口引以为豪的上海话的嗲嗲的贵小姐,而到了美国后认识了不少新的词汇,而这些词汇在她们的脑海中的中文意思是模糊的。久而久之,她们逐渐开始说着带有浓浓“美国味道”的中国话,而这其中一定有蕴含着无奈的,若不是战争和灾难让在中国的家连连遭受打击,她们又怎会留在这片陌生的土地,浸在这陌生的文化里度过余生?

其次,无论是读到李彤在美国威士礼大学的校园最初多么风光无限,还是李彤在家道中落后的颓丧,以及后来李彤的收入丰厚和出手阔绰,我始终都觉得李彤在美国这种国际化繁华的环境中一直都是渺小的,其他的“三强”更是不例外。因为无论李彤打扮得多么张扬夺目,华丽璀璨的衣裙都掩盖不住李彤内心深处的孤独;无论李彤在众人面前多么清高傲慢,她也只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她曾为贵小姐的那一点点可怜的自尊;无论李彤在钱财面前表现地多么阔绰慷慨,能把钻石当做石头,这也只是侧面反映出她对于生活的心灰意冷。总之,李彤一定是不快乐的,至少她的内心深处一定是这样。而这种不快乐恰恰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无奈。

相比之下,除李彤外的那“三强”更加快乐。因为她们在各方面都选择了妥协。曾经都为交际花的黄慧芬等人都选择以结婚生子的方式重新生存下来。她们妥协于在各种家务劳动中手被洗得脱皮发白,妥协于沦为平庸,相夫教子,每天以打牌搓麻将为生活唯一乐趣。然而这种快乐何尝不是以各种无奈为代价呢?而李彤始终拒绝着这种妥协,生活的种种考验让她对爱情变得麻木不仁,玩世不恭,她却始终不愿放下那份清高的自尊。

读完这篇作品后,我又看了对于这篇文章从不同视角的解读。这些评论中有的结合了当时的时代背景,有的联想到白先勇的个人经历,有的甚至剖析的此作品中透露出来的父权社会下女性的命运。然而当大部分读者都在以看一个二次元人物的眼光看李彤,并认为她有不可揣度评判的人生时,我却认为李彤虽有着不同寻常的优越条件和人生经历,但却是生活中每个小人物曾经的缩影。谁没有从出生到死亡这一过程中放纵不羁过,我们每个人必定都有过一段清高自傲的时光,只是当我们任凭岁月将身上的棱角打磨殆尽后,曾经也如李彤般傲慢不屑的我们最终也只是泯然众人矣,一代代地演绎着“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哀,而李彤只是在不得不接受命运打磨之前提前结束了生命罢了。

整篇文章都在唱着“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调子,只不过李彤展现的是物理层面上生命的凋零,她那不羁的灵魂一直骄傲地存在着,而其他人展现的是精神层面上的凋零,对生活的妥协直至彻底沦为平庸。

这就好似无论花曾开得多么绚丽夺目,凋零都是它的结局,即使这结局饱含无奈,但在宿命面前,无一例外。

 

信息来源: 
2017-06-15